注册免费送28体验金,无需申请自动送体验金

【武汉众生相】刘洋的望远镜

(本系列均为南方周末、南方人物周刊原创,限时免费阅读中)

1

腊月二十九,武汉突然就封城了。往日热闹的城市,忽然就如昙花凋谢,马路上没有人,也没有车,商店关门,地铁停运,连出租车也在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了。刘洋心想,这他妈的真是见了鬼哦!本来计划好的事情,全都泡了汤,餐厅也都关门了,冰箱中食品都没有准备齐全,吃饭变成了一件严肃的事情。

往日热闹的城市,忽然就如昙花凋谢

晚上从KK酒吧回来,刘洋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,一动也不想动。武汉的这个冬天,似乎气温比往常要高,或许这就是病毒爆发的缘由吧!刘洋这么想。对面楼栋有户人家,养了好几只猫,每天晚上都在阳台上叫。“还没到春天,叫个什么春?”刘洋骂骂咧咧地起身,站在阳台上抽烟,四下里安静异常,似乎所有的人都消失了,或者,他们都躲在亮灯的窗户背后,偷偷窥视着外面。刘洋回到房间,从电视柜下面的抽屉中摸出一个望远镜,那是上次去云南旅游,从打洛口岸边带回来的,虽然算不上军用级别,但白天观察对面楼栋,还算是看得清楚。

现在,天很黑,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越发地黑。刘洋拉过板凳,安静地坐在阳台上,开始一家一家观察对面的情况。刘洋住的这个小区,地处武昌火车站附近,雄楚大道上,小区的格局并不大,前面是高架桥,后面是武昌车辆厂的维修车间。房价也还算公道,一室一厅的小户型,每个月房租2500元。小区院墙外,一条铁轨的尽头正好铺到这里,每天晚上,都会有一列火车头,静悄悄地开到楼下停着。刘洋对这一切再熟悉不过了,他知道,当年开发商拿地皮,往往和市政部门在城市规划中的各种红线有千丝万缕的关系,所以楼栋之间的间隔,尽量压缩到了最小,靠近他的那一栋,侧面距离只有十米。

现在晚上十点不到,正是大多数人吃完晚饭,坐在客厅或者卧室中看电视的休息时间。刘洋调整着望远镜焦距,对面楼栋中的窗帘,在望远镜中微微颤抖,只是大多数人家的窗户,都遮蔽的严实,看不见什么。他慢慢移动望远镜,找到了十二层楼那对年轻夫妇的家,那一家人,似乎因为楼层较高,并不怎么拉上窗帘。今天依然是这样,卧室的灯黑着,客厅中亮着灯,但没有人。刘洋耐心地把焦距对得更加清晰,可以看见客厅一侧的电视正在播放晚间注册免费送28体验金,一个女主持人正在电视上无声地说着什么,然后画面跳转到了一条铁路,跨越长江,黄鹤楼在江边的山顶上巍然耸立。刘洋意识到这镜头是武汉,他为这个发现感到十分高兴,毕竟从望远镜中看见电视上的武汉,十分难得。

但是看了很长时间,一直没有看见十二层楼的主人出现,刘洋觉得有点沮丧。他仔细想了想,可能这个时间段,大多数人都在厨房中忙于家务,或者在厕所中洗澡洗衣服。而厨房和厕所,在楼栋的那一边,面对高架桥,从反面是看不见的。他把望远镜转到养猫那户人家的凉台,在左边的第八

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

立即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