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免费送28体验金,无需申请自动送体验金

游牧智慧:从三匹战马到三万头羊
蒙古国缘何恢复回鹘体蒙文

可以预见的是,在今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回鹘体蒙文、西里尔蒙文和拉丁蒙文必将成为蒙古国的“三匹战马”,分别承载着不同的任务,服务于蒙古国的发展。

在蒙古国牧区,牧民在套马。 (新华社/卫星社/图)

可以预见的是,在今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回鹘体蒙文、西里尔蒙文和拉丁蒙文必将成为蒙古国的“三匹战马”,分别承载着不同的任务,服务于蒙古国的发展。

日前,蒙古国总统巴特图勒嘎正式宣布2025年恢复使用回鹘体蒙古文。但可以预见的是,在今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回鹘体、西里尔和拉丁三种蒙文必将成为蒙古国的“三匹战马”,分别承载着不同的任务。

一、八易其马

很少有古代军队像纵横欧亚的蒙古军队那样,携带如此大量的战马,精锐的蒙古近卫骑兵常一人携带三匹战马,在某些情况下,一人五马也很平常,他们一点也没有敝帚自珍的心态,当他们在征服之路上获得比蒙古马更高大、强壮、迅捷的中亚、西亚良马时,就毫不留恋的更换坐骑。

蒙古人对待文字的态度,也和对待战马一模一样。蒙古语是一种拼音语言,字母不过是语言的符号载体,加之游牧民族频繁迁徙的生活特点,文字具有外源性和借源性的特点,就像很少有军队像蒙古人那样携带如此多的战马一样,也很少有民族像蒙古人这样使用过如此多种类的文字。

在历史上,蒙古人先后用阿拉米字、粟特字、回鹘字、八思巴字、索永布字、托忒字、胡都木字、拉丁字母、西里尔字母拼写过蒙古语,蒙古语好比骑士,各种文字就像战马,在不同的历史时期,蒙古人根据自身发展的需求,几乎是毫无留恋的切换着几套文字系统,这在中文阅读群体看来简直是匪夷所思的操作,因为中文是一

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

立即登录